• 刻字服務 急!哪邊可以買到客製化刻字筆,想要送人
  • 刻字鋼筆 看完以後你會知道為什麼女朋友收到刻字筆這麼開心
  • 刻字筆價格 哪邊可以買客製化刻字筆??
  • 刻字鋼筆 送禮好物客製化刻字筆


  • html模版刻字筆從克鬆村喜看西藏農民生活變遷
    原標題:從克鬆村喜看西藏農民生活變遷

    克鬆村是原西藏地方政府嘎倫索康·旺清格列在山南的6個莊園之一,1959年西藏的民主改革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克鬆村作為西藏歷史上第一個進行民主改革的村子,58年來發生瞭天翻地覆的變化。

    刻字鋼筆

    圖為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克鬆。曲傑攝

    村裡長飛龍刻字筆者憶當年

    克鬆村是西藏農牧區發展變化的縮影。

    克鬆村原黨支部書記索朗頓珠回憶說:“我從8歲開始就在克鬆莊園裡為農奴主幹活。當農奴的時候,一般是早晨五點半起床,一直幹至晚上三點半收工,一天的報酬隻有1升糌粑。農奴的孩子生下來就屬於克鬆莊園,到8歲就開始幹活。1959年‘豆選’時,我的的父親阿旺從農奴翻身擔任瞭農民協會副主任,我自己也從1989年到2001年連續擔任村幹部。”

    克鬆村90多歲的老阿媽玉珍回憶:“修建克鬆莊園的時候,索康傢下令雅礱河谷上、中、下三部百裡內的百姓,都來參加。從山腳到克鬆村,成千上萬男女排成長蛇陣向這裡運石頭。(農奴主)又揮鞭驅使農奴們,從遠處運來大木料。克鬆莊園是由一個老‘辛叟切莫’(藏語意為木工頭)設計的,在當時,老辛叟切莫設計式樣新穎,氣派豪華、闊綽,曾引起其他大貴族的羨慕和嫉妒。克鬆莊園落成瞭,索康傢為瞭不讓這個‘辛叟切莫’能再給其他農奴主設計房子,就殘忍地把這個老人的右臂砍掉瞭。”



    圖為克鬆村陳列館。曲傑攝

    今年80多歲的克鬆村農民洛桑曲達說,曾先後親眼看到15個青年男子被農奴主活活打死,他的父親也是被農奴主活活打死的。舊西藏,在路上遇到農奴主時不行禮(摘帽、鞠躬)而被綁在柱子上的、挖眼的、活活打死的也見過,正象舊西藏民歌裡唱的那樣:“養我者父母,佔我身體和生命者官傢也” 。生活在這一制度下的廣大農奴的基本生存權無法得到保障。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原西藏地方政府簽訂瞭《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十七條協議”),西藏得以和平解放,山南也同西藏的其他地區一樣,從此走向瞭團結、進步、發展的光明大道。在這以後,西藏各族人民在祖國大傢庭的懷抱裡

    充分享受到瞭民族平等和區域自治的權利,發展經濟、文化教育事業的權利,提高生活水平的權利,參與國傢和地方政治生活的權利。



    圖為克鬆村原黨支部書記索朗頓珠老人2017年全傢福。小女次仁德吉供圖

    1959年平息叛亂時,中國人民解放軍來到瞭克鬆村。索朗頓珠還清晰地記得,莊園的農奴主隨十四世達賴出逃印度去瞭。大部分村民也因害怕跑到附近的一個村莊躲瞭起來,全村隻有3戶人傢沒有跑。解放軍來瞭以後,既沒有打人、沒有殺人,也沒有放火。於是,這3戶人傢就把跑到附近的村裡人都叫瞭回來,說解放軍不但不殺人,不放火,村民自己的房子自己還可以住,於是村民們就回來瞭。在跑出去的村民回到村裡後,解放軍和工作組在莊園裡給村民開瞭會,並告訴他們:“從今天開始,你們再也不用為莊園主種地瞭,可以自己擁有土地,也擁有自己的人生權。”隨後,農奴主索康傢的土地全部被沒收,解放軍和工作組根據農奴傢裡勞動力的多少,給每戶人傢分瞭大小不等的土地。當時,索朗頓珠傢裡有11口人,分得瞭1公頃多的耕地、1匹馬、2頭毛驢和1頭牛。

    成立瞭西藏第一個“農民協會”

    共產黨來瞭!千年的烏雲散開瞭。1959年7月,當時克鬆村443個農奴自發組織建立瞭西藏歷史上第一個由人民群眾按照自己的意願民主選舉產生的農民協會。由於識字的人很少,農奴們在選舉農民協會主任時,就在每個候選人的身後放一隻碗,投票人向碗裡扔豆子,誰得的豆子多誰就當選。



    曾是克鬆莊園農奴的拉珠(左一)老兩口如今住上瞭幹淨、舒適、漂亮的藏式兩層小樓。曲傑攝

    1959年12月2日,西藏歷史上第一個農村基層黨支部——克鬆居委會黨支部成立瞭。當時民政工作組成員丹巴堅參任臨時黨支部書記,一年後,由尼瑪次仁任正式黨支部書記,他也成瞭西藏歷史上第一位基層黨支部書記。發展的第一批黨員有阿旺、次旺紮西、白瑪頓珠、吉加、多吉等5人,他們都是舊社會處於最底層、生活最貧困的農奴。從此,山南地區有瞭黨的農村基層黨組織,為西藏黨的基層組織建設揭開瞭歷史新篇章。

    從1959年起,西藏徹底廢除瞭腐朽、黑暗的封建農奴制度和政教合一制度,使百萬農奴和奴隸獲得解放,長期被當作“會說話的牛馬”的農奴和奴隸從此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人”,獲得瞭人身自由權利,成為自己命運和社會的主人。這是西藏歷史上劃時代的變革,也是人權發展史上偉大的進步。



    圖為春意盎然的克鬆村。曲傑攝

    今日克鬆村

    2009年,西藏將3月28日設定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後,克鬆村自發組織節目,熱烈慶祝,全村喜慶異常,到處是歡天喜地、載歌載舞的村民。

    談起這些年的變化,克鬆村的村民都誇刻字筆價格中央的政策好。

    村黨支部書記邊巴次仁高興地說,58年來,克鬆人依靠自己的勤勞和智慧,建設美好傢園。2015年,克鬆村農村集體經濟總收入超過2300萬元,人均年收入達14690元。依靠農業、運輸業和外出務工,克鬆人絕大多數都過上瞭接近小康的幸福生活。

    索朗頓珠老人說,我們全傢6口人,耕地面積為21畝。2008年全傢總收入就達到25萬元。傢裡新蓋瞭2層別墅式樓房。飼養瞭3頭奶牛、2頭?牛、25隻綿羊和6頭豬,還買瞭29寸大彩電、華麗的藏式櫃等,這樣的生活水平現在在全村也就屬中等。他老人傢這輩子最高興和自豪的是,他的女婿在澤當城裡跑運輸,大兒子成立瞭農牧民施工隊,小女兒在市國土資源規劃局工作,3個孫子在上學,還有2個重孫,可以說是四代同堂,生活一年比一年好。



    克鬆村村民拉珠老人大兒子土多正在擦洗著自己的大巴車。曲傑攝

    70多歲拉珠老人,從前是克鬆莊園的農奴,如今卻成為村裡的富裕戶。見到筆者的第一句話就是:“黨的政策好!”他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記者,過去在農奴主的壓迫下,他們終年住在臭氣熏天的牛圈裡,成天衣不蔽體、食不果腹,還要從早到晚地幹活,許多人因為飢寒和勞累而死去,卻得不到農奴主的絲毫憐憫。當時還是孩子的拉珠清楚地記得,小小年紀的他,也要和成年人幹一樣的活,稍不如農奴主的意,就是一頓毒打。民主改革後,農奴真正翻身做瞭主人,日子也一天天好起來。

    拉珠老人曾經當過民辦教師,他深有體會地說,西藏農民奔小康,光靠種地還不行,必須開動腦筋多種經營。他當初也在政府鼓勵下,於1986年大膽貸款買瞭輛翻鬥車跑起瞭運輸,每年收入好幾萬,日子一下子就紅火瞭起來。拉珠老人是靠運輸發傢致富的,他是克鬆村第一個買汽車的人。

    隨著眼界的開闊,拉珠的思想觀念也在不斷轉變。近年來,在克鬆村黨支部的指導幫助下,拉珠果斷轉變經營方式,賣瞭翻鬥車後,購買中巴車跑起瞭客運。如今,拉珠一傢擁有1輛油罐車、1輛東風牌卡車、3輛出租車、2輛中巴車,更不用提孫子們換瞭數次的摩托車瞭,年收入達30多萬元。他傢有一座帶客製化刻字筆天井的2層小樓,一層是糧食和雜物儲藏室,儲藏有近萬斤糧食。二層有客廳、臥室和廚房,總面積360平方米,大小房屋18間。拉珠老人現有5子3女和12個孫輩。生活其樂融融。



    2009年,乃東縣昌珠鎮克鬆村致富能手達瓦次仁接受中央電視臺採訪。曲傑攝

    達瓦次仁以前是個貧困戶,如今他在克鬆是個響當當的人物,曾經被中央電視臺採訪過,2008年被評為乃東縣青年致富帶頭人。在黨的優惠政策下,他依靠自己的雙手率先脫貧,先後成功地辦起瞭豌豆粉絲加工廠、養豬場、藏獒養殖基地等特色產業項目。2008年全傢純收入已達11萬元。

    達瓦次仁致富後,把貧困戶嘎多作為自己的幫扶對象,不但主動為嘎多的女兒支付學雜費,還把嘎多安排到自傢開辦的豌豆粉條加工廠工作,切實解決瞭嘎多就業無門、生活無著落的問題。現在他還領養瞭一名貧困兒童,並主動向克鬆村的15名待業青年傳授粉條加工、食用菌栽培技術,義務到村委會群眾建立的60個蔬菜大棚進行指導服務。富裕戶巴珠主動把4名貧困群眾安排在自己的餐廳工作,同時還向他們傳授經營管理和廚藝、駕駛技術,他還將3戶貧困戶作為自己的幫帶對象,經常在生產生活上關心他們,在物質上給予他們力所能及的幫助。



    克鬆村“女能人”尼瑪卓嘎拿著手機與客戶商量簽定合同的事情。曲傑攝

    37歲的尼瑪卓嘎,在農閑時間裡努力學習科學文化知識,積極栽培食用菌、養殖藏豬、種植大棚蔬菜,成瞭致富能手,又很快成為瞭帶領群眾致富的青年黨員標兵。

    90多歲的老阿媽拉姆說,生活好瞭以後,村裡老的、少的有空都去寺廟裡朝佛,特別是現在交通比過去便利瞭許多,還能到遠處去拜佛。她還說,共產黨好!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好,有瞭它就像到瞭天堂一樣,這個政策永遠不能變。

    如今的克鬆村,在集全村之力打造鄉村旅遊業的同時,大力發展傳統民族手工業,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康莊大道上,大踏步地走著……(中國西藏網 文/曲傑)



    希望。曲傑攝

    8F7950D3C6CCDC7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抽取式鉛筆

    dpghir25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